业相的形成与作用

作者:美赫巴巴发布于 2013年1月29日

人类体验的分析

人类的体验有两个方面:主观的与客观的。一方面是构成人类体验要素的心理过程,另一方面是这些心理过程所涉及的事物和对象。心理过程一部分取决于直接的客观形势,一部分取决于以往体验所积累的业相亦即印象的作用。因此人心发现自己处于两者之间:一边是以往业相的海洋,一边是整个广大的客观世界。

业相与体验的关系

从心理遗传学的观点来看,人类行为建立在(通过以往体验而存入心的)印象的运作之上。每个念头、情感和行为都植根于不同的印象群。客观地看,这些印象可以说是对心中素材的修改;是以往体验的积淀;是决定现在和未来体验进程的最重要因素。心在体验过程中不断地创造和收集这种印象。被这个世界的身体、大自然等事物占据时,心可以说被外化并且制造浊印象。忙于自身主观心理过程(即现存业相的表现)时,心则制造精印象和心印象。业相在先还是体验在先的问题,恰如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二者互为条件,并行发展。认识人类体验意义的问题,因而集中于认识业相的形成与作用的问题。

自然与非自然业相

根据产生的方式,业相有两类——自然的和非自然的。灵魂在有机进化期间所积累的业相是自然业相。随着灵魂相继采用并放弃各种亚人类形体,而从貌似无生命的石头或金属状态逐渐地过渡到意识充分发展的人类状态,这些业相也同时产生。在灵魂获得人体前,围绕着灵魂的业相都是自然进化的结果,被称作自然业相。应当将这些同灵魂在获得人体后所发展的业相认真区别开。在人类阶段附着于灵魂的业相,是在意识的道德自由和伴随的好坏善恶选择责任下发展出来的,被称作非自然业相。这些后人类业相虽然直接依赖于自然业相,但却是在根本不同的生命条件下产生的,在起源上要比自然业相更为新近。这种形成时期和形成条件的差异,决定了自然和非自然业相对灵魂的附着强度。非自然业相不像自然业相那样难以根除。作为古老的遗产,自然业相更根深蒂固。除非获得赛古鲁的恩典干预,否则消除自然业相几乎是不可能的。

绝对中的意识愿望

如上所述,非自然业相依赖于自然业相,自然业相是进化结果。下一个重要问题是,“为什么从无限的绝对存在中产生了不同进化阶段的显现生命?”对显现生命的需要,产生于绝对中的自我意识冲动。生命通过进化而逐步地显现,终极上是由无限中的这个固有“意识愿望”引发的。要从思想上认识创世,就有必要将绝对中的这个意识愿望置于显现行为之前的潜伏状态。

海洋波浪比喻

虽然为了理性解释创世,必须把绝对中的冲动看作意识愿望,但要将它称作某种固有欲望,则曲解了其真性。最好是称之为冲动(拉哈)。它是那么不可思议、自发突兀,称它为这或那都违背事实。既然任何理性范畴都不足以捕捉创世的奥秘,那么认识创世性质的最佳途径,就不是通过理性概念,而是通过类比。就像波浪在宁静的洋面激荡起无数的泡沫一样,冲动也从超灵无分别的无限中创造出无数个体灵魂。然而遍在的绝对仍是所有个体灵魂的基础。个体灵魂是突发冲动的产物,对其注定的、贯穿时间周期的连续存在几乎毫无预知——直到原始震颤最终消退。在绝对的不分存在内诞生一个神秘点,各种各样的造物从中出现。瞬间前还宁静如冰的浩淼深渊涌现出无数泡沫自我的生命:这些泡沫自我通过在海洋泡沫表面内的自我局限,以一定的大小和形状获得分别性。

绝对生命不受影响

但这一切都只是比喻。若因潜伏的意识愿望冲动有效地创造了显现世界,就以为在绝对中发生了某种真正变化,是不对的。绝对生命内不可能有潜伏或者进化行为,从绝对中也不可能产生什么真正的东西:因为任何真正的变化都必然是对绝对的否定。显现造物界所暗指的变化只是某种表面的变化,不是本体的变化或绝对存在中的变化。在一种意义上,必须把显现行为视作无限绝对存在的某种扩展,因为通过这个行为,没有意识的无限试图获得对自身的意识。由于这种扩展是绝对存在通过将自身局限于各种生命形式来完成的,所以也可同样适当地把显现行为称作不受时间影响的收缩过程。无论被视作扩展还是收缩,显现行为都是由原始驱策(运动)所引发的。可把这个原始驱策视作固有和潜在的意识愿望。造物界的多样性和个体灵魂的分别性仅仅存在于想象。造物界亦即现象世界的存在本身乃植根于幻相(巴司)。因此,虽有无数个体灵魂显现,超灵却保持不变,不扩不缩,不增不减。尽管超灵不因个体化幻相而发生变化,但却貌似分化成众多的个体灵魂。

最原始的巴司

超灵被诱惑进入的最原始幻相,与第一个印象同时产生。因此这标志着业相形成的开始。业相的形成开始于最有限的中心:这个中心成为灵魂个体性显现的第一个焦点。该显现焦点在浊领域由三维和无自动力的石头代表。石头意识最初级和最不完全。这种模糊且未发展的意识状态,根本不足以觉照自身的形状形体,无望实现创世目的——让超灵认识自己。无论石头阶段的意识觉悟能力多么微弱,终极上乃源自超灵而非石体。但意识却不能独立于石体来扩大自身范围,因为超灵首先与意识认同,之后通过意识与石体认同。由于意识的所有进一步发展皆受到石体及其惰性的抑制,所以更高表现形体(载体)的进化变得不可或缺。意识的发展必须同制约意识的形体的进化同步进行。因此,广大超灵中固有的意识愿望,按照神圣意志寻求表现载体的逐步进化。

意识和形体的进化

于是超灵以金属形状为自身打造一个新的表现载体,其中意识略微增强。但即使在此阶段,意识仍然非常初级,因而不得不转移到更高级的植物和树木形体,其中意识的发展通过生命的成长、衰亡和再生过程,获得可观进步。当超灵通过虫、鸟、兽的本能生命寻求表现时,这使更发达意识形式的出现成为可能。这些动物充分觉知到各自的身体与环境,发展出某种自我保护感并试图建立对环境的主宰。在高等动物中,还出现一定程度的智力或推理能力,但其运作却受到动物本能作用的严格制约,如自我保护本能和照护幼子的本能。所以,即使在动物中,意识依然没有得到充分发展,结果是无法服务于超灵获得大我觉照的原始目的。

人类的意识

超灵最终采用人体。在人体中,意识得到最充分的发展,有着对自我及环境的完全觉知。在此阶段,推理能力具有最广泛的活动范围,不受限制。然而由于超灵通过意识而与浊体认同,意识仍然不能服务于觉照超灵性质的目的。但意识已在人体中获得最充分的发展,因而具有证悟大我的潜力。与进化同步开始的意识愿望在人类最美之花,也就是赛古鲁(人神)那里结出果实。

业相的缠绕

因被大量的业相或者说印象所笼罩,超灵不能通过人类普通意识获得自知。在从貌似无生命的石头或金属状态,到树木的植物生命,再到虫、鸟、兽的本能状态,最后到人类状态的全意识的过渡中,意识不断地制造并被笼罩于新的业相。这些自然业相即使在达到人类状态后,仍然因多种体验和活动造成的更多非自然业相而增加。就这样,对业相的获取在进化过程和后来的人类活动期间不断地进行。可把这种业相的获取比作绕木条缠线:线代表业相,木条代表个体灵魂的心。缠绕始于创世之初并贯穿所有进化阶段和人类形体,被缠的线代表全部的自然和非自然业相。

印象效力事例

在人类生命中,由于意识面临着各种的事物和观点,新的业相被不断地创造出来。这些业相给不同意识状态带来重要转变。美好事物所制造的印象,能够唤起意识中欣赏和享受美的内在能力。聆听悦耳音乐或者观看秀丽风景所产生的印象,也给人带来某种升华感。接触到思想家时,同样可能让人对新的思维方式产生兴趣,并被意识中前所未有的热情所启迪。不单是事物或人物印象,就连观念和迷信印象也对决定意识状况具有巨大效力。

迷信印象

迷信印象的力量可通过一个鬼故事来说明。在人类思想的不同领域,也许没有什么比有关鬼魂的迷信更常见的了。人们普遍认为鬼魂使用各种离奇方式骚扰和折磨受害者。在莫卧儿人统治印度时期,有位颇有学问且对鬼故事相当怀疑的人,决心亲身验证相关说法。他曾被警告不要在朔月夜去某个墓地。据说每当有铁钉被钉入墓地的界限之内,有个极可怕的鬼魂就一定会出现。于是,此人便在一个朔月夜,一手拿锤子,一手拿钉子,径直走到墓地,找了一块光秃秃的地,以便钉钉子。地面一团漆黑,他宽松的斗篷也同样漆黑。他坐在地上,试图钉钉子时,碰巧把夹在钉子与地面之间的斗篷边也钉下去。他钉完钉子,没有遇到鬼,自感试验成功。但他就在起身离开时,感到来自地上的一股强大力量。他惊恐万状。由于以往印象的作用,他脑子里除了那个鬼魂之外再无别念。心想自己终于还是被鬼捉住。巨大的震撼让这个可怜的人死于心力衰竭。这个故事说明迷信造成的印象力量有时候是多么强大。

和谐体验的条件

印象效力怎么高估都不过分。印象即凝固的能量,其惰性使之牢固耐久。它能铭刻于人心,即使人真诚希望并努力灭除之,它也从容不迫,有办法直接地或间接地付诸于行动。心包含着众多而驳杂的业相。这些业相在意识中寻求表现时,常常相互冲突。业相冲突在意识中被体验为心理冲突。体验注定是纷乱费解,充满摇摆、混乱和复杂纠葛,直到意识摆脱一切业相,无论好坏。只有当意识从印象中解放出来时,体验才会真正地和谐一致。

三类业相及意识状态

可根据业相所涉及领域的本质差异进行划分。就这些不同存在领域而言业相有三类:(1)能让灵魂通过浊媒介体验浊界并迫使它与浊体认同的浊业相;(2)能让灵魂通过精媒介体验精界并迫使它与精体认同的精业相;(3)能让灵魂通过心媒介体验心界并迫使它与心体认同的心业相。个体灵魂状态之间的差别,完全归因于灵魂意识所承载的业相类型的不同。因此,浊意识灵魂仅仅体验浊界;精意识灵魂仅仅体验精界;心意识灵魂仅仅体验心界。这三类灵魂体验的性质差别,归因于其业相性质的不同。

大我意识灵魂无业相

大我意识灵魂完全不同于所有其他灵魂,因为他们是通过大我媒介体验超灵,其他灵魂只是体验其诸身体和相应的诸世界。大我意识灵魂与其他灵魂在意识上的这种根本区别,归因于大多数灵魂的意识都受某些种类的业相制约,大我意识灵魂的意识则完全摆脱了业相。只有当意识不被任何业相所遮蔽与制约时,原始意识愿望才获得终极与真正成果,绝对存在的无限性和一体性才被有意识地实现。通过消除业相来解放心的问题因而至关重要。